旅行結緣:在凱恩斯(Cairns, AU)相遇大阪(Osaka, JP)

兩週前在南半球城市Cairns完成給自己的袋鼠國旅行最後代表作(大堡礁潛水馬拉松)。某日信步走近Cairns市區某家shopping mall,尋覓當日晚餐的選項。路途上一家掛著「お好み焼き」(大阪燒)燈籠的小店吸引著我。心中想著「下個月我要去大阪呢!」,決定毫無懸念走進去。 (Petit Japan店內溫馨的裝飾,非常喜歡這樣的風格!) 也許這就是緣份吧!這位在凱恩斯定居的老闆娘碰巧也是大阪人,聊著天時,她笑著說很多人以為「大阪燒」的唸法是”Osaka yaki ” 。我一直都知道凱恩斯是一個日本人很多的小城市(感謝廉價航空航線拓展腹地、將跨國交流的成本降至非常低!),但第一次能跟土生土長的大阪創業主聊天倒是第一回。Yuko問我到了大阪之後會落腳在哪個區域,她熱情地在點單紙上畫了她家的地圖(在日本橋站附近),興奮的我像個記者一樣問了很多大阪問題,還有她來澳洲多久(前後相加快十年)。吃著熱騰騰的大阪燒,加上老闆娘自製的日式美乃滋,我能感受到何謂熱情溫暖的待客之道。 在吃大阪燒時,Yuko把她手繪的大阪地圖(難波、日本橋、天王寺地區)遞給我,好貼心!  過完6點後,老闆也出現了,Yuko把我介紹給她的老公Aurelien:「這位女孩下個月要去大阪呢!」。Aurelien是一位法籍澳洲人,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夫妻倆把這家胼手胝足經營的溫馨小店取名為「Petit Japan」(法文Petit 的意思是 « 小 ») 我覺得這組合很有趣,一直以來我覺得除了英文之外,莫名地覺得「日文和法文」是我這輩子要在某一段青春時,花時間好好練習的兩種第二外語。果不其然,後來緣分還真的帶我經歷了一段短暫地法式戀情、然而現在又帶我來到日本落腳。 好奇心如貓的我又問Yuko和Aurelien,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呢? Aurelien翻閱手機相簿,把一張他小時候和Yuko穿和服的照片給我看。「小學時我去日本交換學生,那時候住在Yuko家是我的Host!」後來Yuko長大後來澳洲working holiday,一直好奇著能不能再遇到Aurelien,她也費勁一番心思聯絡…於是,過了幾年兩人修成正果。 多麽溫馨的相遇情緣! 於是,在凱恩斯的短短三日,為了能夠和道地大阪人有更多的交流,我決定每天都去「Petit Japan」吃飯,反正旅行在外,我都必須在外面吃飯,那我就決定把時光和預算花在能夠有溫馨互動交流的獨立小店。我嚐遍章魚燒(たこ焼き)、炒麵(焼きそば)、日式咖哩,甚至(很厚臉皮地)和老闆們借了Lonely Panet和The rough guide兩本經典的日本旅遊書帶回去我住的背包客棧看,基於朋友間的信任,他們也大方出借。 蛋包飯、炒麵,還有大阪名物「章魚燒」,在Petit Japan的招牌菜都被我吃遍一輪了~ 還記得是週六,最後一天要離去的我正在吃著也是大阪著名小吃的煎餃。Yuko遞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兩家大阪的串燒店:「鳥貴族」(Yakitori)和「串家物語」(Kushikatsu)。她說:你去大阪時,記得要去吃這兩家店,我每次回大阪都會造訪,兩家都很便宜很好吃。像個熟識已久的親戚,溫馨叮嚀。 收到Yuko筆記大阪的好吃店家的那刻,我非常感動!她就是這麼善解人意:) 從cairns坐巴士去Port Douglas參加Great Barrier Reef Marathon之前,我跑去跟兩位可愛的老闆合照。 我:「明年我會跑Osaka Marathon喔!」 Yuko興奮地說:「那你會從我家門口經過!我小時候都幫馬拉松跑者加油!」 一個月後去大阪,買的交通票券也附上大阪市區跑步地圖 離開時,我竟有點不捨。 我喜歡獨自旅行,和在地人緊密的互動總吸引著我,就這樣過了五年,我仍然保留著旅行當中可以獨自對話的契機,等到適當時機,再透過交流所見所感與他人建立關係和難以忘懷的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