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35 台灣人:) 請與世界各國做盟友!

2015年11月29日 雪梨,澳大利亞 今天與一位來自北歐芬蘭,很喜歡亞洲的新朋友Mari碰面! 每當我旅行到了一個新的城市,第一件事就是打開Couchsurfing和Meetup網站,這兩個網站是讓我「接地氣」最好的方法。(2015年後又加入了Toastmasters這個世界最大的演講社群,更認識到許多各行各業的local people,無數的成員為了更好的自我發展與在生活上培養溝通領導能力而努力著。) Mari就是在Couchsurfing網站上認識的一位來自芬蘭的新朋友。她喜歡有關亞洲的一切,會看一點日文的漢字,也有跟臺灣人相處很好的經驗,她超級開心能夠來到各國亞洲人齊聚一堂的雪梨。 由於來到雪梨已經3個月(此時來澳洲已住了2年多),對商業區還算熟稔的我,在了解到Mari對於亞洲的愛之後,決定帶她去唐人街和我最愛的Darling Harbor走走,眺望著遠方的船舶,寧靜的海水和夕陽。 看她好奇地對繁體字/簡體字的招牌瞪大雙眼,我就覺得「這位金髮女孩怎麼這麼可愛!」相較於只要是華人多的地方我自己都會無感 自動無視…,然而喜歡亞洲的她覺得很幸福,「也許上輩子住在亞洲吧?」她笑著說。 我也請她喝人生第一杯、來自台灣品牌的珍珠奶茶。「貢」這個是什麼意思呢?她問,「貢」下面有「貝」,應該代表著很有錢。當我第一次用英文解釋象形文字的演變,才發現中文怎麼這麼難以解釋⋯。 「我有位法國朋友超愛珍珠奶茶,當我們一起去法國普羅旺斯時,法國朋友特地帶我到小鎮上唯一的珍珠奶茶店去!」我說。 她覺得法國朋友超級可愛,因為擔心我在歐洲會想念台灣。XD 我認真行銷了台灣的科技和台灣人的創意和友善,夜市和鼎泰豐小籠包。科技方面,拿之前熱門新聞中的iPhone CPU事件三星和台積電做例子。朋友的手機是用三星,「難怪我的手機電池一直都有問題!」她說:下次我會買HTC!(想到王雪紅 我都不好意思了…) 她很喜歡她的筆電,是已經用了四年的Acer。 因為新朋友學的是亞洲文化研究,因此除了科技,聊了很多文化,政治,教育,生涯,及全球化的議題。生活離不開政治,談到政治,此時我們乾脆坐在華人街的樹下暢談,捧著珍奶和「皇帝餅」(雪梨唐人街最有名的點心,類似雞蛋糕的玩意),談了中國的言論/網路及任何形式的審查,還有香港的佔中學運。 身為心中總是百感交集的台灣人,我提了日據時代,提了國共內戰,Tawan還有Republic of China v.s. People Republic of China的區別。她問我:「你覺得台灣最終有可能會獨立成功嗎?」(唉,其實我還蠻悲觀的。)但我說:我出生那一年,1987年台灣才剛解除戒嚴,幾年之後我們已經可以選舉自己的總統了!所以,任何的改變都需要時間。我還講了鄭南榕的故事。心情又激動又沈重。 吃完了點心,再度往Darling Harbor的方向走去,於是看到了這個用牛奶籃子做成的聖誕裝飾。聖誕節快到了呢!而聖誕老人的故鄉就在芬蘭:D Meri住的地方是永晝/永夜,她也邀請我去當地玩! 我問:你會想念芬蘭的家人嗎? 她雖然想念,但不會想回芬蘭工作,因為現在當地失業率很高。當她批評政府的策略時我還蠻驚訝,因為相較於媒體新聞總稱讚北歐各國的福利,今天終於有機會聽到北歐人親口說出的觀點。XD (趁機鼓勵她到亞洲找工作~敲邊鼓。) 回到家之後,我看到前兩週認識的英國新朋友在CS網站上留了一個超級正面的評價給我: Ting Ting is full of helpful local knowledge for the brand new arrival to Sydney! Really appreciate it ❤ 😀 身為在民間的旅行者,我常常想著憑自己有限的能力,能夠多為台灣人的主權聲音多做點什麼。除了每天都增強自己的實力(溝通、說故事、說服),多跟任何有機會互動的外國人友善的交流,也許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在認識彼此的過程中,也幫助擴大了彼此的視野。因為互相了解,就會漸漸接納。 As a…

接受上天給你的每一次試煉 (Nov, 2015)

搬到雪梨和新室友在Darling Harbor附近一起住了兩個月,前天晚上跟室友A有些小爭執,原因不外乎洗衣、洗碗等家事與日常生活瑣事。 其實每個人的成長背景與個性與習慣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有摩擦也有磨合。連夫妻、伴侶都會吵架了,更何況是朋友?更何況大部分的問題源自於不精準的期待與認知,導致溝通上的落差,所造成的誤會。而且最重要的是,沒有人是完美的。 我:「我沒有在生氣,只是希望事情不要一直重複發生。」 後來換室友發火了,他的激動和緊繃讓人覺得不對勁。 我直覺地,馬上回應:「我先向你道歉,是我的不好,我不應該%#…etc。」   當下,很神奇的,他也退了一步。   下一個階段,是我們開始把以前的「舊帳」翻出來一件一件討論。 XD 我們的態度從「戰爭一觸即發」迅速改成「有事好好討論」,我們歸納出來彼此的個性: 我的缺點是講話太直接(因為命盤有巨門這顆星,嗚嗚) 他的缺點是壓抑太久,大爆發很恐怖。 我們是如此的南轅北轍,但有緣住在一起,成為了分享自己生命故事的夥伴關係。後來共同下了一個結論是以後覺得有問題時,要當下好好的告訴對方,如何改進。 室友突然主動給我一個擁抱。我覺得好感動!因為他曾說過自己不喜歡肢體接觸,我謹記住這件事,所以雖然在西方環境下這很自然⋯但,我們從來沒有擁抱過。 「唉,我又沒有通過試驗了。在我未來的日子裡,同樣的考試一定會再出現。」他懊惱不已。 他又問:「告訴我,你是怎麼控制自己,把話好好的冷靜的說出來?」 我在腦中釐清一下,娓娓到來: 「事情和人是分開的,當我們對事情的質疑,並無損於我們喜愛對方的本質。因為我們真正的念頭是關心對方,所以才要好好地對待彼此。」 其實我也曾經脾氣很不好,在同樣的地方、不同的對象之間跌跤不少次。 但前天晚上,覺得自己好像有所突破。終於不用後悔,或遺憾了。 (人都長到這麼大,難得一次的闖關升級O_Q) 最後我們一起在客廳裡,敞開心房,接納彼此。 我說:「今晚真的很難忘!而且很難得能夠當下解決,當下和好。」 室友苦笑:「千萬不要經歷再一次了!」 躺在床上的睡前時光,我還在腦袋重新疏理這件事的前因後果,結果我的手機裡,收到室友從隔壁房傳來的簡訊。 「”因為對方對你是很重要的人,你就不會想傷害他。” 沒想到妳有我多年來考不過的試的解答。」